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候选人 >> 周定国 当前:3115


 “科技鲁班”书写师者大爱

——记第六届感动南林人物候选人、材料院周定国教授

他让杨树发“杨财“,成为苏北当年的产业大树。

他“点草成金”,国内第一个将稻草麦秸变身零污染优质人造板。

他两获国家科技进步奖,曾获“全国优秀教师”。

他身患严重腰椎疾病,行走困难,却仍然工作在教学一线。

他是“全国高校黄大年式教师团队”——我校材料学院“科技鲁班”团队的负责人周定国教授。

这位憨态可掬的共和国同龄人,书写了师者的大爱与情怀,书写了中国知识分子的脊梁与坚守,是可敬可爱的、把论文写在工厂车间的“科技鲁班”。

产业奇迹

1949年,周定国出生于江苏扬州八里镇。1974年,在南京木材厂当了6年工人的他,被推荐考入南京林产工业学院(南京林业大学前身)人造板专业,1978年毕业留校任教,1987年赴德国柏林工业大学专攻木质环境技术,1989年婉拒导师的挽留,放弃全球顶尖的专业环境毅然回国。回国后,一直在我校从事教学科研工作,曾任材料学院院长,2009年当选国际木材科学院院士。

由我校王明庥院士团队培育的意杨,曾让苏北农村呈现“白天不见阳光,晚上不见灯光”景象,绿遍苏北大地。这种杨树,由于生长快速,木质松软,当地农民不知道拿它当什么用。“这么多的杨树,不派上用场太可惜了!”上世纪90年代初,曾当过“木匠”的周定国开始思考怎么让杨树加工利用起来。

经艰苦探索近10载,周定国终于运用高分子化学和复合材料学等理论,将杨树开发成防火胶合板、无醛胶合板、结构胶合板和结构刨花板等系列产品,并将这些产品升级换代成高等级防火门、高性能建筑构件和生态型装饰材料,把杨树成为苏北当年的 “产业大树”。

周定国还在国内首创将稻草麦秸研发成优质人造板,实现了“点草成金”的科研奇迹。该技术将稻草麦秸粉碎,用无毒的高强度胶粘剂,经热压胶合等工艺加工,就可以将秸秆变成材质细腻、纹理清晰、色泽秀丽的优质人造板。“丑小鸭”摇身一变成了“白天鹅”。以秸秆为原料制造成人造板,不但实现了甲醛零污染,还缓解了木材供应紧张和生态环境承受的巨大压力,做到了“点草成金”。该技术很快又在江苏、吉林、四川等地推广运用,研发出20余项秸秆人造板发明专利技术,推广建设了国产化生产线6条。

甘于人梯

“没有我的导师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”材料学院周晓燕教授深情回忆与周定国学习与工作时的点点滴滴:上课时,他从来不带教科书,教案带了也不看,手上拿着一沓自己制作的卡片,出口成章,风趣幽默。学生对机器结构不懂的,他信手就能画出一台。做硕士毕业论文时,周定国引导她关注甲醛,指导她做实验,在科研思路和科研方法上一点一滴慢慢带领她走向一个个进步,最终使她由一个青涩的姑娘成长为全国林业教学名师、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。20多年来,周定国,培养了60多名研究生,其中60%是博士生。

他每年从本科生中挑选出家庭困难或有科研潜质的学生,利用寒暑假带着一起做项目、下企业,并想尽办法给这些经济困难的学生多付些生活补贴,解决他们的生活来源。

为给学生丰沃的科研土壤,周定国组建了研究生论文和大学生创新训练指导小组,要求团队老师都参与进来。他的研究生进校后,都为他们量身定制研究计划,真正地“因材施教”,发现“好苗子”,还特别培养。2009届博士生潘明珠就是周定国看中的“好苗子”。读博期间,除享受“规定待遇”外,周定国把她送到加拿大FPInnovations-Forintek和Laval大学学习,还邀请国内外相关老师一起指导潘明珠,最终潘明珠不负众望,获全国优秀博士论文。

不仅是潘明珠如此幸运,周定国还创造机会把团队成员送出国深造,有经济困难的年轻老师他还提供经济资助,并用自己当年婉拒导师回国的行动教育后辈。学成回国,如今这已成团队的传统。

周定国对年轻人爱护有加,他精心指导年轻人申请课题,手把手教他们写“本子”。他在学院里首推青年教师导师制,发挥老教师“传帮带”作用,定期举办青年教师发展座谈会,请经验丰富的老教师指导青年教师制定职业规划;给每一名研究生安排青年教师作为副导师,形成教学相长、奋发向上的团队氛围。对于年轻人做科研,他的宗旨是:“鼓励创新,但要宽容失败,要有屡败屡战的精神。”

许身孺子平生愿,三尺讲台写春秋。如今身患严重腰椎疾病,行走困难的周定国仍然坚守在教学一线,躬身力行书写了一名教师的品格与情怀。

为学无他

在周定国办公室里,荣誉证书摆满了整整一柜子:主持项目获国家科技进步奖2项,省部级科技奖3项,作为主要参加人获省部级科技奖7项,获“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”“江苏省十大专利发明人”“江苏省五一劳动奖章”等荣誉称号;教学上,获“全国优秀教师”“全国优秀博士论文指导教师”等荣誉称号。

对科研的忘情投入和矢志创新,让周定国得以书写一个个成就。“一吃完饭,他就往办公室跑,不工作他就会手足无措。”周定国的学生、材料学院院长梅长彤介绍,长期超负荷的工作使他患有严重的腰椎增生并不时伴有剧痛。五分钟的路,他要多花几倍的时间来走;操作性的工作,别人做半个小时,他需要双倍的时间。尽管如此,为技术推广,他仍然常年下企业,白天与工人一起干活,晚上靠随身携带的治疗仪缓解病痛,十几年来如此。工人们常常很纳闷:“这个专家走路都不是很稳当,干活却一点不含糊。”

万华生态板业(荆州)有限公司总经理于文杰告诉记者,周定国与他们合作推广技术,从来不提经济回报,不仅技术上,甚至还在设备组装、调试、产品推广等方面给他们一条龙服务。在展销会上,他还拿着大喇叭推销产品。

生活中的周定国极其节俭。在他的学生中,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。1989年9月,周定国带学生到上海工厂实习,学生们都进去了,他却被门卫拦了下来。门卫理由很充分:“驾驶员不能进!”弄得时为副教授的周定国哭笑不得。

可这位节俭的教授,对他人却非常慷慨。1995年,他在淮安市涟水县做科技服务时,得知当地一个名叫王利红的女孩上不起学,便资助她从小学一直到大学毕业。王利红结婚时,周定国被邀请以义父的身份出席婚礼现场。

他两获国家科技进步奖,却两次都把领奖的机会让给了团队其他人,这可是在人民大会堂接受国家领导人接见的机会啊。“党和国家给了我很多了,这么好的机会应该给其他同志。”周定国淡然地说。

对名利不在乎的周定国,有一件事却非常“较真”。“教授可以不当,但博士必须读!”1993年,高评委已经通过了周定国教授资格评审,领导对他说都是教授了,博士就不要读了时,周定国义正辞严。此事还惊动了江苏省教育厅,厅领导答复,国家没有明文规定教授不能读博士,请学校酌情处理。后来,领导拗不过,周定国还是读了博士。这事经媒体一报道,国内许多高校纷纷效仿,教授读博士一时成为美谈。

为学无他,争千秋勿争一日。这曾是中国历代知识分子一脉相承的坚守。作为一名教授,周定国用自己的境界和实际行动,做出了最好的传承和诠释。

(谌红桃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