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候选人 >> 张帅 当前:767


生命因奋斗而精彩

——记第六届感动南林人物候选人、我校经管院15级同学张帅

他步履趑趄,身影坚毅。层层叠叠的楼道中间,匍匐着一条悠长的路,他摇晃着身体,吃力地走过去。上身绿衣,下身西装裤的他,像是在狂风中上下起伏的树叶。

这是记者见到他的第一印象,伴着他惊喜的声音:“我刚刚去爬紫金山了,看着山顶的太阳,那可真漂亮!”他的话语深切而真挚,有一种向上的生命力,像是从身体里钻出来的。

他是张帅,经管院农林经济管理学系大三学生。

攻克“魔鬼康复训练”难关

1994年出生于新疆伊犁的张帅,因早产而造成体重过轻,张帅一出生就被诊断为脑瘫。张帅的父母带着他跑遍了新疆大大小小的医院,得到的都是医生的惋惜与劝告:“放弃吧,别治了,这病根本治不好!”这对于张帅的父母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,痛哭之后的他们决定,无论康复的机率多渺小,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,这病一定得治!从1997年到2009年,张帅的父母带着张帅前往北京求医。

整整10年的暑假,张帅都在医院里度过。

2006年暑假,张帅在北京接受了针刀微创手术。为了配合手术治疗效果,张帅每天要做10个小时的术后功能训练。和大多数患者一样,张帅四肢僵硬、肢体控制力差,工训师建议他利用台阶撑筋,从第一级台阶逐渐向上跨,直到够不到为止。张帅只有尽力保持身体平衡,然后艰难地撑起左腿,才能把右腿放在15厘米高的台阶上。普通人很轻松就能完成的动作,张帅却晃晃悠悠,站不稳也站不直。站在一旁的母亲要扶住他,张帅摇头躲开了,他说:“妈妈,让我自己来!”他干脆死死地握住拳头,指甲扣进肉里,用全身的力气保持平衡。每向上跨一级台阶,张帅就感觉自己的大腿肌肉被猛得撕裂开来。保持这种姿势很累很疼,没有几分钟,张帅就大汗淋漓,衣服全黏在他的身上。

经过三年的训练,张帅的腿部变得灵活起来,他摆脱了轮椅,开始独立地走路,尽管他的走路姿势还是非常吃力。“对我来说,最大的挑战是下楼梯。那种感觉不亚于一个正常人站在悬崖上向下跳。”张帅苦笑着告诉记者。

去年9月,天气还很燥热。张帅和朋友像往常一样从操场锻炼后回宿舍。经过我校“汇贤桥”的时候,张帅习惯性地扶住朋友的肩膀,但是他的朋友避开了,而是选择站在桥下对张帅说:“是时候让你自己下台阶了。”张帅先是一愣,继而回想自己被搀扶了23年的生活,一直在依靠别人。没错,要靠自己!张帅在心里对自己默默地说。但是,看着如此陡峭的台阶,张帅还是犹豫了,他感到一阵阵眩晕,恐惧像一个巨大的黑洞将他吞噬。

在桥上僵持了很久,张帅鼓足勇气,试探性地探出了左脚。“迈出去这一步,你可以的。”他在心里鼓励自己。没有任何支撑,他颤颤巍巍地伸出左脚,当左脚结结实实地落在地上的时候,他的额头滴下了豆大的汗珠,但是紧张感也在削弱。他小心地每迈出一步,心里的恐惧就减少了一点。普通人三十秒就可以走完的桥,他整整走了一个小时。到最后一阶台阶的时候,他几乎全身都湿透了。“整整23年,迈出这一步,真的太难了!”说到这,这个坚强的大男孩还是忍不住哽咽了,继而抽搐的嘴角又牵扯出一丝微笑。

那天晚上,他在宿舍的一楼二楼之间上上下下走了十遍,回到宿舍,已是凌晨1点。

学习上也是强者

高中三年,张帅每天学习到凌晨。他白天上课,下午四节课后就去健身房锻炼一个半小时。拉筋、压腿、高抬腿,高强度的锻炼让他的身体极度劳累,每当他小心翼翼地将双脚放在地上的时候,却总像踩在一团棉花上,无力和疼痛感从脚蔓延到他的全身。但是他顾不得身体的疼痛,只记得要补上白天课程,从晚上10点学到凌晨2点,是他的常态。他说:“正因为我和别人不一样,只有更努力才能追上我的同学。”

那个时候,他的书桌下面摆着一盆凉水、一块毛巾,累了、困了的时候,他就用毛巾擦把脸,一个机灵,毛孔张开,人瞬间清醒了。

为了掌握更多解题方法,张帅几乎买了书店里所有的复习资料。他的书桌上堆着的四五摞书籍都高过了他的上半身,桌面上只留出一小块地方供他写字。他就在固定的空间里背书、做练习题、查找资料,没有一刻懈怠过,一直坚持学习到高考前一天。

幸运的是,张帅的努力没有白费。2015年,张帅以高考470分的成绩考取我校,超出新疆本一分数线24分,超出我校录取分数线20分。

来到大学后,张帅依然没有放松自己的学习。他发现高等代数是自己的弱项,就专门准备了一本厚厚的笔记本整理老师划出的重点题型,然后利用课后时间把题目全部做一遍,碰到不会的再去问老师。到了期末考试的时候,他的高等代数取得了89分的好成绩。由于行动不方便,张帅只能在宿舍学习。即使室友聊天、打游戏,张帅也心无旁骛。他的室友总是劝他:“张帅,我们聊会儿天或者一起打游戏也成,别总是学了!”张帅却固执地摇摇头:“不行,我今天的任务还没有完成。”说完,他又继续埋头苦学了。

点亮自闭症儿童的“星空”

“这一路走来,不少好心人帮助了我,所以我也想去帮助别人,把这份爱传递下去。”张帅很诚恳,眸子里闪着温柔。

去年10月底,张帅和他的朋友在“阳光家园”做志愿者。那是张帅第一次接触自闭症儿童,他彻底懵了,心里五味杂陈:“他们当中大部分患者的外貌和普通人无异,甚至长得很漂亮,但是他们就是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学习。”那一夜,张帅辗转反侧,彻夜难眠。

他很清楚生活不能自理、不能融入他人的滋味,虽然自己能力有限,但他还是决定为这些孩子们做些什么,让他们的心理世界明亮起来。第二天,张帅又来到了“阳光家园”。他注意到一个自闭症男生一直自言自语,端着杯子在墙角走来走去,就向男生走了过去。

“你别这样转了,和我说说话吧。”张帅试图拉住那个男生的手。

男生不理他,推开了张帅,依然自顾自地转圈。

“咱们坐下来,一起玩游戏好不好?”

男生一脸冷漠,除了留给张帅后背,没有任何反应。

张帅看见墙边放着的电子琴,想起诗人温承训的话:“音乐是人们感情的语言。”张帅决定试一试,于是他把琴抱在怀里弹了起来,跳动的音符轻快地从他的指尖流淌出来。那些自闭症患者听见音乐,突然安静下来,包括那个男生,一起转头看向了张帅。他们慢慢围拢过来,自觉得手拉手围成一圈,伴着张帅的琴声,唱起了《两只老虎》。那一双双因认真歌唱而突然明亮起来的眼睛,似乎可以捞出星光。那一刻,张帅的眼角湿润了。

从那以后,只要张帅有空,就会去陪自闭症患者弹琴、做手工、玩游戏。

在身边人的眼里,张帅总是那么乐于助人。临近期末,室友对数学分析还是一知半解。张帅牺牲了自己的复习时间,主动帮助室友补习功课。从原理到应用再到计算,张帅给室友仔细梳理了每一个知识点、每一种解题方式。参加“十佳大学生”评选,张奇祥的演讲稿和演讲能力有欠缺,张帅就把对方的稿子要来字斟句酌地修改,还教对方演讲技巧。“张帅的文采好,他帮我修改的文章提升了水平,我很感谢他。”张奇祥说。

现在,张帅在积极准备考研,没事的时候就会出门走走。他爬过紫金山、游过玄武湖、独访扬州城,解放了双脚,带他领略了精彩的世界。“人生太苦,加点糖。”张帅引用了一句史铁生的话,笑着说道。

(康洁成方中)